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不悔!(有回憶,大章)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不悔!(有回憶,大章)

小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  作者:唐家三少  主角:唐舞麟

超級天才一秒鐘記住本書網址 www.dddise.live,中間是 龍王傳說 的拼音,喜歡就記住我吧!

思維具象化?

那是一個縮小版的唐舞麟,小時候的他,眼睛大大的,看上去明亮而充滿精神,只是此時卻有些衣著不整。

畫面中,唐舞麟風塵仆仆的跑來。

他此時的樣子,著實有些令人不敢恭維,頭發亂蓬蓬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整個人的氣息看上去都很不穩定。

“你跑哪去了,怎么現在才來?”同樣是縮小版,或者說是幼年版的謝邂沒好氣的問道。

唐舞麟苦笑道:“一言難盡,先比賽再說吧。舞老師,我可以出戰。”

那時的舞長空,和冰封之中的舞長空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他面無表情的看著唐舞麟,點了下頭,然后才向當時的教導主任龍恒旭說道:“我們班出戰三人。”

龍恒旭道:“一年級一班也請出戰三人。”

“雙方參賽學員入場。”

古月湊到唐舞麟身邊,低聲問道:“你行不行啊?身體有沒有事?”她看得出,現在的唐舞麟似乎有些不對,但是,他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又讓她覺得有些怪異。

那時的古月和現在的古月娜有著極大的差別,只有真正熟悉他們,知道他們過往的人,才知道這個眉目清秀卻遠沒有到絕美的少女,就是此時此刻的銀龍公主。

“我沒問題。”唐舞麟回以一個自信的微笑。

古月點點頭,“我們一起加油。”

唐舞麟依舊走在中央,謝邂和古月跟在他身后,三人一起走上了比賽臺。

另一邊,一年級一班的三名學員也走了上來。

“我叫張揚子。”中央的沉穩少年平靜的說道。

“韋小楓,我們早就認識了。”韋小楓伸出右手,豎起大拇指,然后再緩緩旋轉手腕,大拇指向下,作出一個挑釁的動作。

“你!”謝邂大怒,沖動的就要沖上去,卻被唐舞麟一把抓住肩膀給拉了回來。

謝邂有些驚訝的看了他一眼,這家伙,力氣似乎變得更大了啊!

“王金璽。”一班那名骨瘦如柴的學員淡然說道。

唐舞麟道:“一年級五班,唐舞麟。”

“古月。”

“謝邂!”

……

七彩光影收斂,唐舞麟的身體被彈飛而出,卻就是在那片水波蕩漾之中的畫面前停了下來。

畫面之中,幼小時的唐舞麟、謝邂、古月,正在力戰比他們更強一些的對手。

銀光收斂,古月娜恢復人身,看著身前的思維具象化,她的眼神也不禁有些凝滯了。但是,她并沒有停頓,下一瞬,手持黃金龍槍,再次向唐舞麟撲來。

此時,唐舞麟身上的金龍月語斗鎧已經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七彩光暈。他看著古月娜的眼神卻份外的溫柔。能夠出現思維具象化,自然就意味著,他此時此刻的情緒,正是沉浸在當初的那個時候啊!

那是他們的童年,是他們在進入史萊克學院之前的童年。也正是在那個時候,他們就已經走在一起,耳鬢廝磨好感漸生。

黃金龍槍畫圓,天之玄圓再次出現,蕩開古月娜那一道道強勢無比的元素攻擊。唐舞麟身形后退,似乎是在閃避,而他背后的思維具象化卻已經再次出現了變化。

畫面之中的他們,似乎長大了一些。

……

房間里足足坐著四個人,沒有舞老師,還有一名陌生的白發女子。

“你終于醒了。”謝邂一個箭步就躥了過來。

“怎么樣,醒的及時吧。”

謝邂沒好氣的道:“及時什么?我們已經晚了。”

“啊?”唐舞麟吃了一驚。

“走吧。”沈熠站起身,眼含深意的看了唐舞麟一眼,轉身向外走去。

古月和許小言也站了起來,許小言向唐舞麟嫣然一笑,古月雖然面無表情,但看著他的眼神卻分明像是詢問他現在的狀態如何。

唐舞麟向他們點了點頭,然后低聲向謝邂問道:“這位是?”

謝邂道:“史萊克學院的人。舞老師的朋友。現在咱們已經遲了三個多小時了,舞老師在學院那邊為咱們疏通關系,咱們要趕快過去,應該還可以參加考試。”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謝邂呵呵一笑,“說這些干嘛?以前你為我們擋在前面的時候,我們什么時候跟你說過謝字了?你身體狀況怎么樣?怎么在這個時候深度冥想啊?”

唐舞麟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狀態倒是挺好的。”封印的事情他確實是沒辦法說出來。他此時除了饑餓之外,其他感覺到真的都是很不錯的。體內仿佛充滿了力量,魂力也明顯有所提升了。至于提升了多少他不知道,反正距離三十級還有距離,想來應該是二十七、八級的樣子。上次突破封印就沒有提高太多的魂力,這次顯然也不會提升的太夸張。

饑餓有些影響他的判斷,但他覺得,自己的力量至少也又整體提升了三分之一以上,以他先前的基數,提升三分之一力量就已經很了不得了。

“你那有沒有吃的?”唐舞麟低聲向謝邂問道。

謝邂茫然搖頭。

正在這時,走在前面的古月反手遞來一包東西到唐舞麟手中。

唐舞麟接過,用手一捏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饅頭和肉。雖然不算特別多,但總比沒有的好啊!

三個饅頭,一包醬肉。

……

古月娜的攻擊本已再次展開,但當她剛剛出手的時候,卻剛好看到了畫面中的這一幕。

她當然記得那時什么時候。那是當初他們一起考取史萊克學院的時刻,在那個時候,唐舞麟因為突破金龍王第二道封印而耽誤了考核。大家都在等他,等他醒過來。

幸好,他及時醒轉,雖然晚了一些。卻終究還是趕上了考試。

畫面再次出現變化的時候,畫面中的他們,已經來到了史萊克學院前。

當看到那畫面中的史萊克城,看到那座曾經的史萊克學院時,受到沖擊的不只是古月娜,光暗斗羅龍夜月也不禁身體顫抖。那是曾經的史萊克啊!史萊克學院兩萬年的榮光都在其中啊!

“夠了!”古月娜突然大喝一聲,手中白銀龍槍光芒暴漲,七彩光芒宛如彩虹一般向唐舞麟刷去。

而她的一聲大喝,似乎也將唐舞麟從思緒中驚醒,背后的畫面化為泡影消失。他的眼神也重新變得明亮起來。

美好的回憶減輕了他此時此刻內心的痛苦,手中黃金龍槍驟然刺出,一往無前的氣勢瞬間爆發開來。禁平凡、龍皇沖!

強盛的金龍王氣血與那七彩光芒撞擊在一起,頓時光暈四散,天地色變。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唐舞麟那金色光暈流轉的雙眸,盯視著古月娜沒有半分的回避。

從他的眼神中,古月娜仿佛看到了他的質問。曾經的一切,你都已經忘了嗎?

忘了么?她怎么可能忘懷?

史萊克學院的那段美好時光,可以說是她在變身成人之后最最難忘的啊!

“轟——”

兩人終于沖撞在了一起,而就在這一剎那,整個天穹扭曲,變化發生,更加強大的思維具象化出現了。

那面前數十里的巨大畫面,仿佛像倒映一般,將曾經的史萊克學院呈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那雄偉的史萊克城,那郁郁蔥蔥的史萊克學院,還有那碧藍的海神湖,無不是那么的熟悉,又那么的遙遠。

而在這幅畫面之上,光線卻是黑暗的。思維集中、放大。放大的是那一片碧藍的海神湖。在燈光的點綴和整體畫面的放大下,讓人能夠清楚的看到那湖面上的一切。

此時此刻,海神湖湖面之上,站著兩撥人,他們分別在兩側。

這是……

這是海神緣相親大會啊!曾經的史萊克學院,最為引人矚目的內部相親大會。可以說,正是這海神緣相親大會,成就了無數神仙眷侶。當初的靈冰斗羅霍雨浩與龍蝶斗羅唐舞桐就是在這海神緣相親大會上走在一起。之后霍雨浩創立了傳靈塔。

而此時此刻,這份海神緣相親大會,當然是屬于那正在半空之中戰斗者的金龍月語與銀龍舞麟。這是屬于他們的那一屆。也是在他們記憶深處最深刻的回憶。

當天穹上這幅巨大畫卷出現的時候,那兩道身影竟然全都消失了,就像是他們已經完全融入到了這份回憶中似的。

……

“二見鐘情環節繼續,下一位是……”唐音夢停頓了一下,然后她的目光就落在了唐舞麟身上,“五十一號。有請。”

腳下荷葉飄動,唐舞麟的心跳也隨之加速。三年了,整整三年多的時間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分別,終于再次相見。

她長大了,自己也長大了。

我們終于不再是孩子,我們已經成年。

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在那每一個忙碌而枯燥的日子,我早已經看清楚了自己的內心,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在你心中,可曾記起我。

你沒有為我亮起燈光,是因為你已經將我忘卻嗎?可就算如此,我也不會放棄,決不放棄!

對面,一雙雙妙目盯視在他身上,看著這全場最為英俊的青年。

十八號的目光在注視,十七號也在不知不覺間抬起頭來。戴云兒興奮雀躍的似乎隨時都想要從那荷葉上沖出,還有原恩夜輝、葉星瀾、她們也都在看著他的身影。

每個人都在期待著,他將要說些什么。

“因為一些原因,我離開了三年。一千多個日日夜夜中,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學院。因為自從父母突然離去之后,這里就已經是我的家。今天我回來了,適逢其會,剛好趕上海神緣相親大會。我沒有猶豫,我直接來到了這里。因為我怕錯過了,更怕你已經愛上別人。”

“三年多前,我問過你,你是不是因為我的血脈才接近我。后來在那段枯燥的日子里,我想了很多,我覺得那時候問你這個問題真的好傻。我根本就不該去詢問。你給了我肯定的答案,讓我很傷心,甚至要比當年知道自己是廢武魂并且擁有了一個殘次品魂靈的時候還要傷心。可是,我卻不能表現出來,因為我是隊長,我不能讓大家看到我懦弱的一面。”

“我一直強忍著內心的痛苦帶隊參賽,一直到我們獲得了最終的勝利。可是,那時候我卻依舊不知道該如何來面對你。或者說是面對我自己。”

“三年多過去了,在這一千多個日日夜夜中,我想過很多、很多。很多以前不明白的事情,我都想通了。喜歡一個人何必在乎的太多?無論你是因為什么而與我相識,既然我喜歡上你,我就愿意接受你的一切。如果你也喜歡我,我們就在一起。如果你并不喜歡我,那我就用盡一切努力讓你喜歡我,我們依舊在一起。所以,無論如何,對于這份感情,我決不放棄!從今以后,我是你的人了,你必須要對我負責。”

……

畫面虛幻又再次凝實。

……

唐音夢道:“海神湖上海神緣,相親大會進行到了這個時候,已經過半。但我必須要說的是,真正的高潮卻從現在賽這一刻才開始。所有的男生們,你們可以祈禱了,接下來的第四環節,將決定者你們是否有抱得美人歸的機會。”

藍木子點了點頭,“是的,馬上將要開始的,就是歷屆海神緣相親大會上最為激動人心的時刻,第四環節,三生有緣。最終的結局,在這個環節之中至少會決定超過百分之七十。所以,我要提醒諸位海神仙子,你們都要慎重選擇,因為一旦選擇了,可就不能再更換。所以,看清你們自己的內心,不要做出讓自己未來后悔的事情。”

女生們表情不一,但眼神卻都變得專注起來。

藍木子看向尚未摘下斗笠的十七號和十八號女生,沉聲道:“目前為止,只有二位的斗笠面紗還在,那么,現在你們首先要選擇的就是是否摘下你們臉上的面紗。如果在這個時候還不摘下的話,那么,之后你們將沒有再摘下斗笠面紗的機會。因此,請你們慎重選擇。而因為你們之前對自身面紗保護的優異,在這第四個環節,摘下面紗之后,你們可以優先進行第四環節三生有緣。現在給你們一分鐘考慮的時間。”

“我摘。”一個清脆悅耳,清晰傳遍整個海神湖面的聲音隨之響起。說話的,正是十八號女生。

只見她一抬手,就摘下了自己頭頂的斗笠面紗,露出了一張絕色嬌顏。

銀色長發披散,一雙紫水晶版的眼眸仿佛紫水晶一般,銀發紫眸,就算是星月之光在她露出本來相貌的時候都不禁為之失色。

海神湖面上,所有的光暈在這剎那仿佛都成為了她的襯托。所有目光瞬間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龍槍女神!”不知道是誰先驚呼了一聲,轉瞬間,岸邊就已經是一片驚呼聲響起。

……

畫面中的龍槍女神可不正是現在銀龍公主的模樣,可對于并未見過一次場面的人們來說,他們卻有些疑惑的感覺到,此時這位龍槍女神,似乎與銀龍公主并不完全一樣。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那當然不是古月娜,那是娜兒。

……

藍木子道:“為了對于其他女生的公平起見,既然娜兒學妹你已經有了心儀對象,那么,這第四環節三生有緣不如就由你先來選擇心儀的對象吧。我們都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位幸運兒,能讓我們的龍槍女神看到。”

娜兒點點頭,“好啊!那我先來。”

藍木子作出一個請的手勢,“好,那么,就請十八號的娜兒學妹,到你心儀的那個人身邊去吧。不知道我們的男生們有沒有心跳加速的感覺。”

娜兒微微一笑,也不見他如何作勢,身上銀光一閃,腳下荷葉已經輕飄飄的漂蕩而出,在水面上劃出一道水線,直奔對面的男生陣營而去。

唐舞麟能夠清楚的聽到,在自己身邊的呼吸聲都變得急促起來了,還有激烈的心跳聲。毫無疑問,男生們此時都處于極度亢奮的狀態之中。

荷葉漂蕩,越來越近了,娜兒的俏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微笑,距離越近,越能感受到她那傾城絕色帶來的震撼,哪怕這些內院男生們定力非凡,此時也不禁一個個目眩神迷。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啊!

選我、選我!幾乎每個人都在自己心中吶喊著。

近了、近了!

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三十米!

佳人已經近在咫尺,所有人的呼吸不禁越發急促起來。一名男生忍不住直接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一圈圈炫目的魂環從腳下升騰而起,展現著自身實力。幾乎是下一瞬間,超過半數的男生身上,魂環光芒全都亮了起來,一時間,將海神湖湖面上映照的五彩斑斕。

十米!就差最后的十米了。

距離娜兒最近的一名男生已經興奮的瞪大了眼睛。眼睜睜的看著那絕色佳人向自己而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刺激了。

唐舞麟眼神中殺氣四射,盯視著那名男生,雙手已經攥緊了拳頭。

就在這時,娜兒腳下的荷葉突然在水面上劃出一道弧線,優美的弧線悄然偏轉,直奔唐舞麟這邊的方向而來。

不,準確的說,應該是朝著龍躍的方向。

娜兒已經距離他越來越近了。甚至是近在咫尺。

唐舞麟瞪大了眼睛,不,娜兒,你可不能選他啊!他可是星羅帝國的。他……

唐舞麟現在恨不得要一把捏死龍躍。

岸邊上,外院弟子們也都是一片嘩然,很多人都忍不住已經叫了起來。如果他們的龍槍女神最終選擇了一名來自星羅帝國的交流生作為伴侶,這絕對是所有人都無法接受的。

娜兒腳下的荷葉飄動速度慢了幾分,她瞥了唐舞麟一眼,看著唐舞麟雙手攥拳,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然后再看龍躍時雙眸噴火的樣子,忍不住輕遮芳唇,“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銀光微微一閃,荷葉再次加速,眼看著距離龍躍就只有三米了,卻悄無聲息的一個滑動,再次帶起一道小弧線,飄然來到唐舞麟身邊。荷葉輕觸在唐舞麟的荷葉上,抬起頭,狡黠的向他吐了吐舌頭。

龍躍呆住了,男生們呆住了,唐舞麟自己也呆住了。

那時候的他,還是娜兒的哥哥啊!

沒有摘掉斗笠的十七號女生身體震了震,但也很快恢復了正常。在剛剛一分鐘的摘掉斗笠時間內,她始終沒有半點動靜,也是目前為止,唯一一名沒有摘掉斗笠的人。

看著娜兒狡黠的笑容,唐舞麟忍不住抬手在她頭上揉了揉,“你這丫頭。”

“嘻嘻。”娜兒嫣然一笑,向他吐了吐舌頭。

他的眼中滿是寵溺,她的微笑充滿甜蜜。一時間,虐狗虐的天昏地暗!那一位位內院男學員身上的魂環光芒明顯變得強烈了。如果不是有遠處樓船上眾多宿老們壓陣,恐怕他們現在就忍不住要上演一幕搶親的環節了。

唐舞麟低聲道:“故意搗亂的是吧。”

娜兒撅起紅唇,“我怎么就故意搗亂了。我選哥不行嗎?還是你想讓我選別人?”

唐舞麟哼了一聲,“等這大會結束之后再收拾你。你這丫頭。”

唐音夢微笑道:“好了,我們繼續本環節。下面,抽簽進行選擇。同時,在選擇之前,女生可以向自己要選的男生提出一個問題或者是要求哦。根據男生的回答再進行選擇。娜兒學妹,你剛剛是不是忘記了這一點呢?”

娜兒卻向她擺了擺手,巧笑嫣然的道:“我不需要,我想,這個世界上沒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人了。”

……

那是娜兒,那是古月娜的一部分,那也曾經是唐舞麟的妹妹,是擎天斗羅云冥的唯一弟子。曾經史萊克學院的龍槍女神。

……

“按照規則,沒有摘下斗笠的女生,在這個環節要在最后時刻才能選人。十七號女生,請問,你是否選擇心儀男生。”

唐舞麟的目光跨越百米湖面,直接落在了那女生身上,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她身上,尤其是那些已經猜到了她是誰的人,更是如此。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十七號女生沉默片刻后,輕輕的搖了搖頭。

她的動作很輕微,看上去也很簡單,可是,卻令站在荷葉上的唐舞麟如墜冰窟。

她搖頭了,她沒有選,是的,她沒有選自己。甚至誰都沒有選,更沒有摘下斗笠。

毫無疑問,這意味著她并沒有心上人,也無意在本屆相親大會上尋找自己的伴侶。

唐舞麟只覺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什么東西一把攥住了似的,突然有些無法呼吸。

他的雙眸有些朦朧了,一抹淡淡的苦澀從嘴角處浮現而出。

曾經的種種,在心底泛濫,為什么,你不選我?

……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被人輕視天資魯鈍、入學與室友打架、分入最末的五班,一切都是命運使然。

他也曾無助、迷茫,哪怕心智再堅,黑暗中,也只是個孩子。

冥冥之中,他等到了一個人。

那天風和日麗,天空中只有幾縷淡淡的流云,微風中是淺淺的花香。

在大汗淋漓的操場上,他與一個純白的身影不期而遇,清秀的面容,黑色長發,黑色眼眸,行走之間,似乎有一種奇異的氣場。

“你為什么帶著鐵鎖鏈啊?”

“鍛煉體魄啊!老師對我的要求更嚴格一些吧,你真厲害。”

吃飯時,她似乎特意留意到了他驚人的食量,遞給他自己的包子。

“我的吃不了,也給你吧。”

一個舉動,拉近了彼此的距離,一切是那么流暢,就像一位老友的關懷。

她叫古月,好似古井的深潭,蘊藏著深深的秘密;好似溶溶的冷月,清亮了他的目光。

他是卑微的藍銀草,她是元素眷顧的寵兒,一個順流而上,一個逆流而下,就在湍急的時光里,久別重逢。

……

無論站在什么立場,我都在無形中擁抱著你

升班賽的默契、升靈臺的協助,他們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朋友。

當一身烤肉味的他回來時,她能警惕地察覺到他和其他女生見過面;當晶體化的他從半空中墜落,她不假思索地用身軀接住不讓他粉碎。

對他人冷漠,只為你展露笑顏。

面對是否加入唐門的抉擇,她的答案是:不。

他害怕,害怕身邊的人一個一個接踵而去,就像當初的父母和妹妹。

“誰說我會離開了。”

“我只是選擇不加入唐門,又不是要離開零班。加入什么組織并不影響在什么地方。”

我不會離開的,一直都會和你在一起。

……

年少時,涓涓清流、暖暖依偎

魂導大巴上,東邊是大海,藍色得無邊無際,清的水天一色。

他看著窗外不斷掠過的美景,迷蒙中輕輕喚出妹妹的名字,銀色的身影在腦海里一閃而沒。再次睜開眼時,卻是驚訝的她。

她微微一笑,遞過一個水杯,里面只是清水,溫度適宜,卻滋潤著他的心。

陽光灑落在她的臉上,仿佛她的皮膚都變得晶瑩剔透,原來她這么好看。

微醺的日光讓她輕輕倚在他的肩頭,呼吸慢慢變得平和。

他也不知不覺闔上了眼,身體暖洋洋的,疲憊在這一刻的溫馨中悄然散去。

沒有過多的言語,這一幕,就好像歲月的黑白斷片。

……

為你,雖死不悲

天海聯盟大比上,她遭遇突擊,可卻來不及反應,只能縛手待斃。

忽然間身體一暖,他抱住了她,用自己的后背,承受了一切。

一朵朵鮮紅的血花在她眼中綻放,而他的臉上沒有悲傷和遺憾,只有淡淡的微笑。

多么希望能和你一起走過今后的路,但我不會忘了我的初衷。好想一直這樣守護你啊,我所重視的你,不過,也許這是最后一次了吧。

她驚慌,不惜消耗自己的生命力,引動最純凈的生命光明,修復他受損的身體。

她不管,她要他好好活著。

你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契約,能超越生死之交。

……

長大之后,你還是你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三年過去,不知道為什么,她對他的態度有所轉變,不再像從前那么親近,反而有些疏遠。

他們來到最高殿堂考核,成功了,可是她卻不愿意。

“不愿意。”

“她打你了,我不開心。”

她轉過頭直視他的眼睛,沒有一點猶疑和留戀,就這么平淡而沒有余地的道出自己的理由。

謝謝,謝謝你還是那個為我奮不顧身的你,原來一切都沒有變。

……

當我有能力獲得公平的時候,我會再來

她被刁難,面對長老的威嚴,他絲毫沒有畏懼,不卑不亢的站在她的身邊。

因為,那個被刁難的她,是他要守護的人。

“請問,史萊克學院,可有公平?”

答案決絕而輕蔑。

他感到無力,面對絕對的實力,自己真的連伙伴也保不住了么?

他昂起頭。

“三位長老,我放棄考入史萊克學院的資格,有一天,當我有能力獲得公平的時候,我會再來。”

為了她,他要放棄自己的理想。

哪怕世界背棄了你,我也和你并肩而行。

……

他一夜未歸,她無言等候

她靠在一株大樹上,閉著雙眼,長長的睫毛上掛著幾滴細小的露珠,在黎明晨光的照耀下,就像是一幅畫卷。

他怔怔地望著她,這一幕深深地烙印在心底。

“你醒了。”

“你怎么在這睡?”

“你很晚了還沒回去,我出來找你,看你還在冥想就沒有打擾你。”

她說的很平淡,就好像說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嘴角有一抹笑意,不知道為什么,看著眼前的少女,他并不想對她說出“謝謝”二字。

生活,也許并不需要轟轟烈烈的驚艷,有時,平平淡淡的安逸和恬淡足矣。

……

就算散伙,我也會跟隨著你

他們小組發生分歧,其他人全部反對他的觀點。

有靈金屬制作斗鎧,對于其他人來說,太過遙遠和天馬行空。

可是她卻完全相信,毫不猶豫地站在了他這一邊。

“算了,確實是我異想天開了。”

“不,我就要用有靈金屬來制作我的一字斗鎧!”

看的她的倔強和堅決,這一刻,他心中充滿暖意。

有你在,何妨與世界為敵?

……

武魂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面對強大的對手,他依舊站在她的身前,明知必輸,卻沒有怯懦。

一個為了她,包容她的高傲和任性的人。

一個守護她,以命換命的人。

她的眼神逐漸迷惘,就這么張開雙臂,從背后深深地抱住他。

沒有猶豫,只有全身心的信任,一切仿佛重臨年少時代。

那時,他還是傾慕學姐的小男孩,她還是愛吵嘴的小女孩。

頭頂似乎有浩瀚的穹頂,見證著這偉大的儀式。

他們贏了,卻也昏迷。可她的手就好像長在了他的身上,怎么也分不開,他們就以擁抱的姿勢,取得了勝利與榮耀。

兩個人在相悖的道路上,緣分也許會被切斷,永遠存在的一定是武魂和心靈的羈絆。他們,何嘗不是對方的羈絆?

……

空中的巨幅畫面開始變得紛亂,記憶碎片不斷的閃現,令人看的眼花繚亂,可不知道為什么,一種難以形容的悲傷卻縈繞在每一個人心間。

當精神力強大到神識的層次,已經不只是觸動,更是感染。那強大的思維具象化,本身就帶著強大的感染力,感染著在場每一個人的情緒。

明明畫面紛亂,可在此時此刻,眾人心中卻都流淌過唐舞麟曾經的感受,跟隨著他的悲傷而悲傷。

而此時的他們,似乎都已經明白,那曾經的輕輕搖頭,是為什么要拒絕?為的,就是懼怕像今時今日這一天的到來啊!為的,是懼怕明明彼此深愛,卻不得不為敵的這一刻。

……

“那么,最后一位,就有請我們的龍槍女神吧。娜兒,該你了。”

伴隨著唐音夢的話音一落,整個海神湖湖面上還有湖畔上,全都安靜下來。

天空上是星月之光,星空下是海神湖湖面上的波光粼粼,映照著她那銀發紫眸的絕美身影,緩緩來到戴云兒身邊。

她的眼神有些癡了,她的眸光蕩漾。

她看著他的目光,再不是一個妹妹看向兄長。

唐舞麟微微一震,他感覺到了她目光的不同。

“哥!”娜兒輕輕的呼喚了一聲。

“娜兒,你……”唐舞麟眉頭微蹙。

娜兒微微一笑,“哥,你知道嗎?在當年我三歲的時候,你收留我那一刻,我就已經喜歡上你了。為了我,你用并不強壯的身體擋住了那些壞人。你不止善良,你更勇敢。”

“你比一般的同齡人要堅強的多,六歲的時候,你的武魂覺醒了,是藍銀草。公認的廢武魂,不幸中的萬幸,你在武魂覺醒的時候出現了魂力。你的志向是成為一名魂師,那時候你還不敢想斗鎧師,所以,你說你想要操控機甲。”

娜兒溫柔的看著唐舞麟,此時此刻,在她眼中只有他,“可是,想要成為魂師就需要魂靈,就需要花很多錢。我們家里并不富裕,爸爸媽媽真的已經很努力了。所以,你在只有六歲的時候就選擇了學習鍛造。我記得很清楚的,剛開始的時候,你每天累得回家后甚至連表情都做不出。癱倒在床上,甚至連我叫你你好像都聽不到。”

“可你沒有放棄,你依舊堅持的去練習。每當你拿了工錢的時候,除了留下一部分存起來之外,剩余的都給我買糖果吃。那些糖果,可甜可甜了。”

“還記得嗎?有一天我問過你,如果我走了,你會想我嗎?”

唐舞麟呆呆的聽著娜兒說著,他的心神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那時候的家。

……

我的志向是,星辰大海

他是有著黑發黑眸白皙皮膚的少年,只身一人踏上東海城,懷揣著夢想涉足未知的前路。

廢武魂藍銀草,先天魂力可憐的三級。在偌大的城市里,他平凡,但哪怕渺小得如一顆四處飄蕩的草籽,也一直履行初衷。

在其他人還沐浴著父母的諄諄教誨時,他沒有了家。

那一抹溫暖的亮銀色,也在目光中遠去,在掌心里微涼。

“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你會想我嗎?”

“當然會想了,特別、特別想。”

濕潤的晚風摩挲著臉頰,左心房傳來溫熱的感覺,他笑笑,并不苦澀,只有對往日的懷戀。

在他心中,那個銀發女孩從未走遠,她還是還是住在回憶的某一角,在夕陽下,甜甜地喚著哥哥。

我是唐舞麟,我的志向是星辰大海。

當平凡的草籽萌發成茂盛草原,我是否能重攜你的手重臨那片星辰大海前?

……

“哥,我喜歡你,我愛你。我愿用我未來的所有時間來陪伴你,陪伴在你身邊。讓我愛你好嗎?我是認真的。”娜兒的表情很嚴肅,嚴肅的連樓穿上的擎天斗羅云冥此時都有些震驚。

唐舞麟原本枯寂而絕望的內心此時不禁泛起陣陣漣漪。如果說,在他心中的女性中有誰最重要的話,那么,媽媽、娜兒和她,都占據了不可動搖的地位。

可他萬萬沒想到,在這萬眾矚目的時刻,在這海神緣相親大會上,她竟然會對自己說出這樣一番話。

“娜兒,你是我妹妹啊!”

“不,我不是,我只是你的娜兒,我們并沒有任何血緣關系,我只是你的娜兒,我不要再做你的妹妹,我只做你的娜兒。”她倔強的說著。

唐舞麟的身體輕微的顫抖著。

“時間到了,娜兒,為了公平,我不能讓你再說下去了。”唐音夢有些無奈的說道。

唐舞麟曾經發過誓,決不讓娜兒再哭泣,可卻萬萬沒想到,眼前讓娜兒哭泣的那個人卻正是自己。

娜兒,你怎么這么傻啊!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在他內心深處又有些難以形容的感覺。就像娜兒說的那樣,他們畢竟不是親兄妹,娜兒是他撿回來的妹妹,是他用心呵護的妹妹。

娜兒突然抬起頭,目光灼灼的看向唐舞麟,“如果當初我沒走,你心中一定不會有別人。”

“舞麟學弟,請你選擇。”藍木子聲音低沉的催促著。

唐舞麟用力的深吸口氣,全身的力量仿佛都在這一刻調動起來了似的。

他捫心自問,答案異常清晰。他不愿意傷害娜兒,但卻更不愿意騙她。更何況,這一切是那么的復雜,他更不想放棄這次的機會,哪怕機會看上去十分渺茫。

“對不起,娜兒。我選十七號女生!”唐舞麟說出這簡單的十幾個字時,幾乎用盡了自身所有的力量。

……

空中的畫面,在這一次炸開,亦如當初那個嬌嫩而被重創的心。

唐舞麟與古月娜的身影重新顯現在半空之中,只是此時此刻的古月娜,卻已經是淚流滿面。那不是屬于古月的淚水,而是屬于娜兒,那個一直都在深深的愛著唐舞麟,想盡一切去影響古月,讓她不能傷害他的娜兒啊!

“娜兒……”唐舞麟的聲音有些顫抖,以他那么強大的實力,當他的思維具象化回憶回到那一刻的時候。他的心也隨之劇痛起來。

他是多么不愿意傷害娜兒,可是,在那個時候,他不能違背自己的心。

但那一刻的拒絕,至今回想起來也依舊讓他痛徹心扉。如果他知道那一次的拒絕會讓娜兒徹底消失,或許,他寧可自己痛苦終身也不會去拒絕她。

……

而在唐舞麟說出那句話的剎那,娜兒的俏臉上血色褪盡,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半只腳都踩入了水中,身體晃了晃,才控制住身形。

藍木子吞咽了一口唾液,看向十七號女生,“按照規則,你現在必須要摘下自己的斗笠面紗了。然后聽他一分鐘表白。”

十七號女生停頓了一下,然后才緩緩抬起雙手,將頭上的斗笠面紗摘了下來。

那是一張蒼白的俏臉,黑發、黑眸。和身邊的戴云兒、娜兒相比,她并不出眾,甚至完全被身邊二女的光芒所掩蓋。

她的臉上,早已滿是淚水,控制不住的淚水。她看著他,她的唇瓣一直在輕輕的顫抖著。

唐舞麟笑了,看著她臉上的淚水,他笑了,她對他,并非無情。只是看到那些淚水,他突然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你該選她的。”古月別過頭,看向娜兒的方向。

娜兒沒有吭聲。

古月又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我不想贏。”

娜兒卻笑了,這一刻,她那蒼白的面龐上,布滿了淡淡的微笑,她挺起胸膛,突然有些高傲的看向古月,“有些事情,卻由不得你。”

古月閉上雙眼,淚水再次奔涌而出,“但你可知道,這樣的話,他會付出多么大的代價?未來的我們,又會何等的艱難。”

娜兒堅定的道:“我不管。我只是希望,能把自己完完全全的都給他。”

……

這份記憶,屬于古月娜,是古月娜的思維具象化出現了。

當那一句:但你可知道,這樣的話,他會付出多么大的代價?出現時。唐舞麟忍不住痛苦的閉上了雙眼。

是的,這份代價終于到來了,就在今時今日到來了。這份劇痛,正在侵襲著他的身體與心靈,這一份劇痛,正在讓他要重新走向深淵。

而也正是在那一刻,他才真真正正的感受到,古月對他的愛。

……

“舞麟,該你了,你有一分鐘的時間。”

唐舞麟卻搖了搖頭,然后看著古月,“我不需要一分鐘,我只要問她一個問題就足夠了。”

“古月,在這個世界上,我只愛過一個女生,那就是你。你愛我嗎?”

他曾有千言萬語想對她說,可當他真的面對時,能說出的卻只有這一句話。也只有這一句話就已足夠,他需要的,是一個答案,一個可以讓他不顧一切的答案,亦或是讓他走入另一個世界的答案。

他的右手抬起,手掌翻出,金燦燦的鱗片從衣服下露出的手腕處一直蔓延到整個手掌,金燦燦的利爪出現,五指倒扣,利爪直指自己頭頂上方。

一股難以形容的濃烈血氣波動驟然從他身上迸發而出,在那強烈血脈氣息出現的剎那,在場所有擁有龍類武魂的魂師們無不悶哼一聲,臉色蒼白,哪怕是龍躍也不例外。

“哥,不要!”娜兒尖叫一聲,可她卻一點也不敢動。她能清楚的看到,那金龍爪上金芒吞吐,唐舞麟只需要手掌略微向下一落,就能抓破自己的頭顱。

“我只需要知道答案,你心中的那個答案,真切的答案。不要騙我,從你的眼神中,從你的血脈中,我能夠感受得到你是否說的是真話。”

古月呆呆的看著他,淚水不再流淌。

突然,她整個人仿佛都崩潰了似的,她用力的點著頭,剛剛止住的淚水滂沱而下,她整個人都忍不住在荷葉上蹲了下去,她說不出話,只是點頭,只是用力的點著頭。

唐舞麟笑了,他驕傲的笑了,右手放下,一步跨出,他就已經來到了她面前。

他一把將她從荷葉上拉了起來,拉入自己的懷中。

……

唐舞麟從來都不知道,那一瞬的快樂之后,他將要背負的,將會是此時此刻,這完全無法承擔的痛苦。他必須要面對的,是自己最愛的人。

在這一場全人類的危機面前,他甚至只有將她殺死,才有可能徹底解決眼前的危機。

可是,那曾經拼命點著頭,用盡全力去愛著他的女孩兒,他又怎么能下得去手啊!

濃烈的情緒,影響著每一個人,不只是人類,同樣也是魂獸。

眾多兇獸之中,翡翠天鵝早已哭成了淚人。就連熊君那么昂揚雄偉的強大魂獸,此時也是身體抽搐。

獸神帝天呆呆的看著這一幕,他知道古月娜和唐舞麟之間的感情,但卻知道的遠遠沒有這么深刻,當初的史萊克學院有擎天斗羅坐鎮,他怎么敢進去?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原來早在海神緣相親大會的那個時候,主上就與唐舞麟以后了如此深刻的感情。而正是這份感情,讓她始終無法對他下手。

唐舞麟真正的痛苦或許只有五天,可是,在這么多年來,一直都知道她和他不可能真正在一起的主上,內心之中承受的痛苦又是何等的劇烈啊!

突然,古月娜舉起了自己手中的白銀龍槍,就那么淚流滿面的舉起。

“有些事情,你應該知道了。”

思維具象化的畫面再次出現,但這一次,卻只有唐舞麟自己才能看到。

……

清晨的海神湖,有著神秘的美感,水霧彌漫,碧波蕩漾。

她站在湖邊已經很久了,肩頭早已被露水打濕,卻沒有半分要拂去的意思。

銀發在清晨的微風中蕩漾,凝望著遠處的晨霧,宛如精靈一般。

紫色的大眼睛倒映著湖水,嘴角處始終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另一個她悄然而來,走到她身邊站定。黑發飄揚的她顯得容光煥發,俏臉上帶著淡淡的紅暈。

但當另一個她看到她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卻隨之消失了。

她們并肩而立,同樣凝望著面前清澈的湖水。

“你贏啦!”娜兒輕聲而又輕松的說道。

“你好像很希望我贏。”古月眉頭緊蹙。

娜兒輕笑一聲,“是啊!我其實很希望你贏,而我也早就猜到你能贏。因為我太了解他的性格了。你信嗎?我只是作為插曲而存在的,我想他的求愛,只是為了能夠找一個合適的離開理由。”

“你走了,他會難過的。”古月說道。

娜兒自嘲的搖了搖頭,“我輸了,我能不走嗎?但是,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我一定會輸,也必須要輸,否則,他就真的會死,我說的,對嗎?”

古月沉默了。

娜兒輕嘆一聲,“當年,我們打賭的時候,我毅然決然的選擇跟你賭,就是因為,我知道,你只是想要找個幌子殺了他,卻又不想心靈出現破綻。我不能不答應你,因為如果我不答應你,那時候的你,就算心靈有破綻,也會毫不猶豫的將他殺掉。”

“你現在是不是后悔了?”娜兒問道。

古月有些發呆,“后悔嗎?我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后悔了。

娜兒道:“如果你不想發生這一切,當初就不該制定融入人間的方式。事實證明,你這樣的做法是對的,只有更了解人類,才能真正找到將他們毀滅的方式。但是,我們卻實際上都發現了,人類并非一無是處,至少,人類豐富的情感,就是我們完全不具備的。所以才有了我,幼年時候的你,為了能讓自己真的像個人類,不得不封印了自己。才好真正的融入人類社會之中。而屬于人類的那部分靈魂就隨之誕生了。”

“當你發現,人類情緒已經有些不可控制的時候,想要強行將我去掉就已經變得不可能。因為那樣會極大程度的傷害你。而這一切,都合我哥有關,是因為我哥帶給我的溫暖和愛,讓我明白了什么是人類的情感。”

“無奈之下,你將我從身體里分離出來,形成一個獨立的個體,但無論怎樣,我都是你的一部分,我們終究是一體的。所以你跟我打賭,賭我哥會否喜歡上你,會否因為你而放棄我。如果你贏了,就證明人類的情感都是虛假的,我也自然而然會融入回你。如果你輸了,當時你說的是,你輸了就讓我永遠的成為個體。對吧。可惜,我畢竟有著你的智慧,還有著人類的情感,沒過幾年我就已經明白,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足足占據了你三成的實力。如果我最終獨立出來,那么,你就不是你了。所以,你是不可能舍棄我的,區別只是在于,沒有下次的融合回去,還是帶著瑕疵罷了。因此,如果你輸了,你一定會殺掉我哥,強行將我融合。我說得可對?”

古月看著娜兒,聽著她侃侃而談,俏臉變得略微有些蒼白。

“古月,你知道嗎?我之所以愿意和你打賭,就是因為你根本不了解人類的感情。在你認為,我和我哥的感情就是你認為的那種了。實際上你錯了,我們更多的是親情,或許我對他不完全是,但至少他對我是。而他對你,卻不是親情,而是愛情。”

“愛情和親情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他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我,也沒有背叛過我。盡管他選了你。因此,我輸了,可是,你卻并不能得到你想要的結果。所以,究竟是誰輸了,真的不好說。”

古月深深的看著她,“你認為我真的不知道你計劃的這些嗎?”

娜兒笑了,“你當然知道,聰明如你,怎么可能會看不出來呢?當你試圖疏遠我哥的時候,就是因為你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情感受到了影響,可惜,愛情是潛移默化的,當你察覺到不對的時候,已經晚了。因為,他已經住進了你心里。所以,你一直都在努力的嘗試擺脫,嘗試壓制。可越是時間長了,他卻越是在你心中生根發芽。”

“古月,你有沒有發現,無論是魂獸還是神獸,我們的本性都太單純了。而一旦我們接觸到人類的情感之后,無論你的能量有多么強大,精神力有多么浩瀚,卻都無法阻擋那感情的攻擊。它無形無質,卻又真實存在。”

古月苦澀的道:“你以為這樣就不會還是他了嗎?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娜兒輕嘆一聲,“至少這樣能讓他活的更加久遠。而只要時間長了,當他擁有足夠實力的時候,只要你無法對他出手,我相信,未來沒有人能殺的了他。古月,正視你自己的感情吧。仇恨只會讓人蒙蔽了雙眼。”

古月突然憤怒地道:“你現在真像個人類。”

娜兒笑了,“我本來就是個人類啊!我一直都是這么認為的。所以,我并不愿意毀滅人類,我更愿意看到的是和平共處。我愛我哥,我也愛我們的爸爸媽媽,我喜歡人類的世界。人類的情感。你贏了,可是,你也輸了。但我真的好希望,未來你能有個好結果,不,是你們能有個好結果。”

古月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你真的認為我無法下狠心殺他嗎?”

娜兒搖搖頭,“你當然不能。你本來就不能。就算沒有我,你也不能。否則,你會等到現在?什么時候殺伐果決如你,如此的猶豫過了?當你猶豫第一次的時候,你或許還有機會,但當你如此猶豫三次之后,就再也不可能對他出手了。這一點我清楚,你自己心里也一定很清楚。而當你將我融合回去之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只會受到更大的影響。而不是下定決心。好好的愛他吧,我哥真的很優秀、很優秀。雖然我們都不知道他的金龍王血脈從何而來,但不得不承認,在人類世界中,能夠配得上我們的就只有他。”

古月臉上滿是頹然,“我最錯誤的決定就是當初和你的打賭,或者說,我根本就不應該把你分離出去。至少那樣的話,我還可以潛移默化的影響回來。”

“你輸了,我也輸了。你說的沒錯,我下不去手,我沒辦法殺了他。所以我只能離開他,讓時間和距離把我們彼此的愛戀變淡,或許,唯有這樣,有一天我才會在不經意中殺死他。或者他成長的足夠快,有一天殺了我。你明白的,我們之間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這是人類和魂獸之間的矛盾,也是神詆和神獸之間的矛盾。無論是他還是我,都無法化解的矛盾。”

娜兒沉默了,她終于有些驚慌,“可是,我走了,你也走了,他會難過的。”

古月身體顫了顫,“那樣也要比我在他身邊,而我的那些人再也控制不住去主動殺死他的好。現在的我,還遠遠沒有從封印中全部走出來,核心已經覺醒,但你知道的,我們的那些手下中有些多么強大的存在。甚至有早就該成為神獸的強者。就算是現在的我,也不可能將他們完全壓制。所以,我注定要走。”

娜兒貝齒輕咬下唇,“或許你是對的。古月,你真的變了。你會為他人著想了,尤其是為了他。我明白了,你要離開,是為了給他更大的成長空間。你是希望,未來有一天他能夠強大到你也無法殺死他。但你知道的,那是不可能的,神界已經不復存在,他是永遠也不可能達到你這個境界的。”

古月笑了,“你明白的,但是你不懂的。你并不知道,他在我心中究竟是怎樣的地位。你也不明白,現在的我究竟有多少是屬于人類的。你說的沒錯,我后悔了,我后悔為什么當初要下達融入人類世界的命令。但是,我的使命我要去做,可我又不愿意去傷害不想傷害的人。所以,如此的矛盾,就讓我來獨自面對吧。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做,但總要向前走。回來吧娜兒。從今天開始,我不再是古月,我的名字終于可以完整了。只是他并不知道,我叫古月娜!”

點點流光閃耀,古月的身體突然變得通透了,銀白色的通透,腳下的六芒星升起一層無形結界,將她們籠罩在內。

如果有人在附近就會發現,在那銀白色的世界中,并沒有半分能量波動溢出。

娜兒的身體也變得通透了,銀白色的通透,她一步步走向古月,卻已是淚流滿面。

“我有些舍不得這一切,舍不得身邊的人,舍不得老師,舍不得哥哥!”

古月嘆息一聲,“但你該知道,再多的不舍,你沒有本源,你注定是要回來的。否則只能煙消云散。你說過的,當你回歸之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會放開一切,瑕疵既然已經化為裂痕,那么,就讓我們一起來接受這個裂痕吧。或許,一切都會不同。”

銀白色的身影重疊,娜兒和古月分別張開她們的雙臂。兩道身影開始緩緩融合,古月的黑發消失了,黑眸變成了紫色。娜兒的稚氣消失了,她在緩緩長大。

當兩人的模樣已經變得一模一樣,化為長大三歲的龍槍女神時,銀光忽然一閃,就那么消失在寂靜的海神湖畔。

……

“娜兒……”唐舞麟的眼眸朦朧著。

“如果你當初不逼我,或許不會如此痛苦。如果你當初讓我離去,或許,現在就能從容面對。娜兒也不會離開你。那時候我就說過,你應該,選她的。”

光影消失,一邊,依舊是手持白銀龍槍的銀龍公主,而手持黃金龍槍的唐舞麟,卻早已是雙目迷離。

原來,曾經的一切竟是如此,為了能夠成全自己和古月,娜兒犧牲了自己。

那場賭約,究竟算誰贏對于唐舞麟來說卻都是輸。他或許才是唯一的輸家吧。

可是,如果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他會如何呢?

他不知道,是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可是,或許也正是這份回憶勾起了他內心深處的一些東西,他反而漸漸的冷靜了下來。

“我不后悔。”唐舞麟輕聲說道。

---------------------

這一章我不想斷開,就一下都放給大家看了。在寫的時候,看著這些回憶,淚目……

新書大龜甲師一直在持續更新,龍王馬上要結束了。請大家多多支持我們的大龜甲師吧。謝謝。

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小說的作者是唐家三少,主角是唐舞麟,本站提供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筆趣閣全文閱讀,如果您覺得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唐家三少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http://www.dddise.live/
標題: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不悔!(有回憶,大章)   地址:http://www.dddise.live/1987.html
刘伯温四肖中免费期期准